華為P30火爆開售,銷售額10秒破2億,但很多人忽略了這些關鍵信息!

2019年04月15日     3,470     檢舉

比歐洲便宜了很多,3899元起!4月11日,華為P30系列開始在國內發售,華為商城銷售額10秒破2億。

此時,手機市場雖然熱鬧萬分,但整體不振。

近日,中國信通院發布2019年3月國內手機市場運營分析報告顯示,國內手機市場總體出貨量2837.3萬部,同比下降6%,與此同時,國產品牌手機出貨量、上市新機型數量、智慧型手機出貨量均出現程度不等的下降。

憑什麼只有華為獨享榮耀之巔?

拍不到黑洞,但用手機可以拍月亮和銀河

隨著競爭的加劇,消費電子市場各方主力的「互黑」橋段為消費者增添了不少樂趣,人們已習慣了從漫天口水仗中捕捉產品的競爭力。

從三周前在巴黎首發的那天起,消費者就從華為粉絲和友商「海軍」的互懟中,提煉出了華為P30系列的關鍵信息,這是帶「夜視儀」和「單眼相機」的手機,可以當望遠鏡使,也可以當車鑰匙用。

網友們用「令人髮指」來形容華為P30 系列的拍照功能。從硬體參數看,至少華為P30 PRO已不弱於專業單眼相機,突破了手機拍照「低光一團黑、遠距離拍不清、抖動拍不清」的幾個最大短板。

真的可以拍到銀河嗎?幾位專業攝影師雖然對此表示懷疑,但卻不質疑華為P30 的拍照能力,因為DxOMark排行榜給了它相對權威的標註。

DxOMark排行榜由法國知名圖像處理軟體公司DXO推出,從像素點的數據採集情況和感光元件的整體表現來衡量相機機身的成像質量,是世界公認的手機拍照權威排行榜。

在華為 P20 Pro占據DxOMark排行榜首一年之後,華為P30 Pro再度刷新DxOMark得分紀錄,獲得總分112分的成績。

華為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在發布會現場說:「DxOMark的榜單上,排名前四位有三位都是華為手機,如果要超越,對手也只有我們自己。」

網友感嘆:「現在的華為已傲嬌到只能自己在天下英雄榜上刷新自己的紀錄。」

在歐洲發布時,余承東在宣稱「我們要改寫影像規則」的同時也調侃了一下三星:「三星手機叫Galaxy (銀河),但無法拍銀河,而華為P30 Pro可以拍到銀河。」

這再次引發了部分網友的不適,有人因此發問:谷歌、蘋果等公司產品發布時往往圍繞著產品如何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展開,很少拿友商「開玩笑」,華為的營銷格局是不是太小了?

「國內電子消費市場在產品發布時經常會出現這樣的現象,有人認為這是一種自信,有人認為這是一種挑逗,不管怎樣,最終要看產品是否被消費者接受。」通信行業資深人士柏松說,「用戶是比實驗室和評測數據更有效的檢測手段,從參數上看手機是一回事,實際應用體驗又是另一回事,但不管怎麼說,華為P30系列確實深深吸引了消費者。」

P30系列在土耳其發售盛況

2012年時,有網友在微博上感慨,什麼時候外國人也能來中國排隊買華為手機,我們就成功了。

在國內正式發布前,華為P30系列已在海外發售,國外消費者購買熱情高漲,排長隊搶購的景象在多地出現。此前,人們也願意排隊買iPhone。

誰也擋不住研發偏執狂的進階

儘管今年各廠商發布了不少主力機型,但只有華為P30系列引發了這樣的廣泛關注,以至於華為更加重要的產品布局和信息被淹沒。

除了藍牙耳機、充電寶等這些零碎產品,和華為P30系列同時發布的,還有MateBook筆記本電腦、Huawei Watch手錶、FreeLace無線耳機以及智能穿戴眼鏡,這組產品明確勾畫出一個「全場景智能生活」場景。

這是全行業努力的方向,新的應用場景中,智能終端已不僅包括手機, 國內手機廠商均希望在這場新的競爭中與對手拉開距離,最先被人熟知的就是小米。

而人們之所以更加關注華為的舉動,很大原因在於,市場一直有關於華為進軍「汽車」和「電視」的傳言,雖然余承東一再對此予以否認,但他強調的始終是「華為不會進入傳統家電領域」。

但無論是小米還是華為,這樣的應用場景無法獨立支撐,拉起一個真正健康的生態鏈,對誰都是考驗,此前能夠做好這個「帶頭大哥」的是蘋果,空有壯志的是微軟的Windows Phone。

事實上,隨著智慧型手機競爭的日趨激烈和硬體創新乏力,「全場景智能生活」在企業的宣教下,早就不是新概念,即便強如華為,也未必能玩出太多新花樣,那麼,中國手機廠商的創新能力體現在哪?

華為投入千人專家團隊研發的方舟編輯器,或許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余承東宣布華為向業界開源方舟編輯器,並號召APP開發商用它編譯自己開發的APP,以提升APP效率。

在電子創新網創始人、半導體行業知名專家張國斌看來,這是華為邁向使用自主作業系統的關鍵一步,也是關係到華為終端未來發展的最關鍵產品,並將大大提升中國手機企業在全球的話語權。

據張國斌介紹,今年3月15日,余承東在接受《南華早報》採訪時就透露:「我們準備好了自己的作業系統。如果無法繼續使用這些系統(安卓),我們就準備開始B計劃,但僅在必要情況下使用。」

編譯器就是將一種語言(通常為高級語言)翻譯為另一種語言(通常為低級語言)的程序。據張國斌介紹,安卓系統以Java作為程式語言,系統應用或第三方APP採用動態編譯方式,與iOS(蘋果作業系統)採用的靜態編譯相比,動態編譯效率較低,對操作流暢度有影響,對系統資源消耗也更大。

余承東表示,經過華為的方舟編譯器編譯,安卓系統的系統操作流暢度提升24%,系統響應提升44%,第三方應用流暢度提升60%。

張國斌說:「編譯器的開發門檻極高,堪稱軟體開發中的皇冠。方舟編譯器作為全新的系統及應用的編譯和運行機制,從底層解決了安卓運行效率問題,可以說是近幾年安卓陣營最大的根本性革新。」

張國斌預測,如果順利,兩年內華為自主作業系統就可以應用了,那時,手機的流暢度、可靠性將甩其他手機廠商幾條街。

華為2018營收超千億美元,其中消費者業務增長45%,在手機行業普遍疲軟的情況下成績亮眼。值得關注的是,華為對研發偏執般的堅持,帶給了它不是誰都可以隨便copy的創新能力和市場獲得。

據了解,僅華為終端目前每年的研發費用約為60億美元,這樣的規模投入目前在全球位列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