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與伊朗站在一起;美國人終於明白,他是搬起石頭砸自已的腳

2019年03月15日     7,166     檢舉

作者:王德華

儘管美國有遏制和孤立伊朗的戰略,但伊朗仍在尋求並與該地區鄰國建立友誼。有許多跡象表明,美國不會再容忍這種局面太久。

作為一名有抱負的記者,很難猜到哪個國家在特朗普的「轟炸」名單上的前列,因為目標似乎每周都在變化。自他臭名昭著的競選活動至今,這位美國總統一直對德黑蘭懷有深深的敵意。自他當選以來,每年4月他都會短暫地決定要轟炸敘利亞的阿薩德,最近,他的整個政府都在不停地對委內瑞拉咆哮。

無論新聞周期如何發展,不管特朗普任命了什麼樣的精神變態狂作為駐委內瑞拉特使,最終媒體的焦點不可避免地會繼續轉向伊朗。

本周,伊朗總統魯哈尼對巴格達進行了首次正式訪問,鑒於兩國幾十年前剛剛打過一場殘酷而致命的戰爭,這是一個具有紀念意義的時刻。順便說一句,美國認為這場戰爭適合向雙方提供武器,以使死亡人數最大化(顯然,100萬人的死亡還不夠)。

具有非官方諷刺意味的是,如果美國沒有入侵伊拉克並推翻海珊的政權,伊朗和伊拉克就永遠不會處在我們今天看到的那種加強聯繫的境地 以美國為首的英伊聯盟認為,可以推翻有史以來最反伊朗的伊拉克總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更加反伊朗並同情西方的利益總統。然而,當一個什葉派政府迅速到位,其利益與伊朗保持一致時,美國人終於明白,他是搬起石頭砸自已的腳。

例如,最近特朗普宣布,他希望在伊拉克保持強大的軍事存在,以便能夠密切關注伊朗。這樣的聲明遭到伊拉克領導層的強烈反對,伊拉克總統巴勒姆•薩利赫(Barham Salih)警告特朗普不要「用自己的問題給伊拉克帶來負擔」。

「美國是一個大國,」他補充道,「但不要追求自己的政策重點。我們住在這裡。」

薩利赫表示,這種濫用2008年《美伊戰略框架協議》的行為是「不可接受的」。

在這種背景下,魯哈尼對伊拉克的訪問就像是給了美國總統一記耳光。你看,特朗普去年12月潛入伊拉克,對駐紮在那裡的美軍進行了突然訪問。魯哈尼對特朗普的這一舉動感到困惑,當時他打趣稱,特朗普在晚色的掩護下飛入伊拉克,是美國在伊拉克的一次「失敗」,並質問特朗普究竟為什麼不進行一次「公開和正式的訪問」。

魯哈尼去年曾嘲諷道:「你必須走在巴格達的大街上……才能知道人們會如何歡迎你。」

魯哈尼在巴格達受到遊行歡迎的照片,以及他走在小巷裡看望大阿亞圖拉阿里西斯塔尼(Grand Ayatollah Ali al-Sistani)的照片,目前正在社交媒體上流傳。魯哈尼要麼有一個了不起的公關團隊,要麼他的觀點相當受歡迎。

在他訪問的第一天,伊朗人就開始工作,並簽署了協議文件,內容涉及貿易合作、醫療、能源、領事事務,甚至包括一條連接伊朗西南部和伊拉克石油儲量豐富的巴斯拉的鐵路線。伊拉克外交部長哈基姆在新聞發布會上證實,兩國代表團討論了一系列備忘錄,其中還包括石油和天然氣、農業、工業和中央銀行。兩國還同意重新履行《阿爾及爾協定》規定的義務,該文件可防止兩國之間今後發生衝突。

此外,兩國還討論了敘利亞戰爭以及敘利亞加入阿拉伯聯盟的可能性。與該地區的大多數參與者不同,伊朗和伊拉克實際上在敘利亞有著共同的利益,尤其是在擊敗伊斯蘭國(和基地組織等恐怖組織方面。

據美聯社報道,伊朗去年對伊拉克的出口額接近90億美元,目標是將這兩個鄰國之間的貿易額提高到200億美元。認為巴格達可以被操縱成為一個發射台、間諜台或在伊朗國家的毀滅中扮演任何角色的想法完全是天真的,它與現有的所有證據背道而馳。美國最好了解這一事實。

了解這一事實是美國現任政府拒絕做的事情。隨著臭名昭著的反伊朗戰爭鷹派人物蓬佩奧和博爾頓的任命,特朗普建立了自己的微型邪惡軸心,決心將伊朗拖入廢墟。正如鮑勃•德萊弗斯(Bob Dreyfuss)精闢總結的那樣:

「通過公開呼籲推翻德黑蘭的政府,通過退出伊朗核協議,重新實施沉重的制裁來削弱該國的經濟,通過鼓勵伊朗人起義,通過公開支持各種流亡團體(甚至可能是秘密的恐怖分子),通過加入以色列和沙烏地阿拉伯的非正式反伊朗聯盟,他們三人顯然在試圖迫使伊朗政權垮台,而伊朗剛剛慶祝了1979年伊斯蘭革命40周年。」

去年年底,《華爾街日報》曾有一篇著名的報道稱,博爾頓實際上已經要求五角大樓為打擊德黑蘭做好準備。這些行動本質上被認為是「報復性的」,儘管目前尚不清楚伊朗政府究竟採取了什麼行動,尤其是在伊拉克發生的據稱威脅美國利益的事件上。

如果美國不想在伊拉克受到傷害,最簡單的解決辦法就是讓美軍收拾行李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