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大跌,大戰來臨,這才是未來的百年戰略!

2019年02月10日     22,618     檢舉

今天,原油價格盤中大跌4%,讓人感覺原油新一輪寒潮到來,在2018年原油價格崩盤之後,2019年又開始進入寒冬,導致石油價格突然跳水的原因,是因為美國的一個法案。

其實原油價格下跌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今天美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通過一個影響巨大的法案。

這個法案名稱叫做《打擊原油生產、出口壟斷組織法案》,這個影響巨大的法案隨著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通過,接下來在參眾兩院通過也就成為大機率事件。

大家要知道,現在美國的總統特朗普特別仇恨歐佩克,認為歐佩克操縱全球石油價格,因此這個法案的背後,實際上是特朗普和共和黨在推進。

特朗普退出了很多國際性組織,比如TPP、巴黎氣候協定、伊朗核協議、中導條約等等。

但特朗普同時還想締結新的條約,成立新的組織,特朗普一直在打擊歐佩克,這個全球最大的石油組織。

特朗普的戰略目標是瓦解歐佩克,成立屬於美國為首的新石油組織,這個組織以美國為核心,沙特等為輔助,其它石油生產國為跟隨。

特朗普如此野心勃勃,實際上都是為了石油,他借沙特記者卡舒吉被殺案,給沙特施加了強大的壓力,讓沙特跟隨美國,逐漸瓦解歐佩克。

沙特為了獲得特朗普的支持,大事化小解決卡舒吉案,只能在石油領域與特朗普達成協議,保全沙特王室。

原本沙特與俄羅斯達成了新的石油同盟,彼此在石油減產方面達成了默契,但隨著沙特的退出,沙特與俄羅斯的石油同盟也就瓦解了。

俄羅斯在敘利亞開戰,背後還是為了中東的石油,因為敘利亞在中東石油運輸的關鍵地理位置上。

為了防止俄羅斯在中東的石油勢力範圍不斷壯大,特朗普對俄羅斯在原油領域也發動了多次打擊。

特朗普制裁俄羅斯,喊話德國,禁止歐洲從俄羅斯進口原油和天然氣,希望歐洲停止興建俄羅斯通往歐洲的能源運輸線。

儘管德國特別不情願,但是與俄羅斯能源運輸線的建設,還是受到了一定的影響,施工速度放慢。

這讓德國總理默克爾老淚縱橫,德國不能從近鄰俄羅斯進口能源,還能向誰進口?伊朗。但是伊朗接下來被特朗普打擊得更厲害。

特朗普制裁伊朗,限期歐洲必須停止從伊朗進口原油和天然氣,並禁止與伊朗一切商業來往,誰違反就制裁誰。

可以說,美國對伊朗的制裁,退出伊朗核協議,讓全世界都反對,尤其是歐洲特別反對,好不容易達成了的六方伊朗核協議,特朗普說撕毀就撕毀。

伊朗如果不能對外出口原油,歐洲如果不能從伊朗進口原油,這對歐洲的打擊是巨大的。

這也是德國、法國、英國三個國家發表聯合聲明,開發屬於自己的結算系統,避開美國制裁的原因。

從上面可以看出,沙特、俄羅斯、伊朗三個石油出口大國都遭到了特朗普的逐一打擊,可見特朗普的戰略完全圍繞石油在展開。

大家肯定會想到,那就是還有一個國家委內瑞拉,這個全球石油儲備量最大的國家,特朗普肯定不會放過。

特朗普對於委內瑞拉一直謀劃軍事進攻,只不過之前被美國前國防部長馬蒂斯阻止了。

馬蒂斯認為軍事入侵一個國家,會激起國際社會的譴責,但是特朗普為的是石油,他認為馬蒂斯不理解他的全球石油戰略。

如今馬蒂斯已經辭職,沒有人能夠阻止特朗普對委內瑞拉發動軍事行動了,這也是當前國際社會特別擔心的一件事情。

一個個石油出口大國,都被特朗普打擊,很顯然,特朗普的戰略就是讓美國成為全球能源的霸主。

特朗普在前兩天公開的演講中說,他的政績之一就是讓美國成為了全球最大的石油生產國,美國也成為了全球最大的原油、天然氣凈出口國。

這個時候的特朗普,他的目標是讓美國掌握全球石油的定價權,只有這樣才能讓美國利益最大化。

而現在全球石油定價權很大程度上受到了歐佩克的影響,歐佩克成為了美國在控制全球石油定價權上的攔路虎,必須要剷除。

以特朗普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風格,這次歐佩克真的凶多吉少,而進入了2019年後,歐佩克也是擔驚害怕不已。

早在一個月前,歐佩克就派出了代表團到美國白宮和國會遊說,這可是歐佩克六十年來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可見事態緊急。

但是這次政治遊說顯然失敗了,法案正在順利推進中,這意味著今年全球石油價格又將驚濤駭浪,歐佩克也將如履薄冰,戰戰兢兢。

特朗普想先打壓全球石油價格,讓歐佩克瓦解,美國成立新的石油組織,掌控全球石油定價權,然後再大幅度拉升油價,獲取最大的利益,同時鞏固石油美元的霸主地位。

特朗普的野心能不能實現?俄羅斯、伊朗是關鍵,俄羅斯和伊朗能否在中東抵擋住美國的進攻,這非常關鍵,只要俄羅斯和伊朗在中東的石油影響力越來越大,特朗普的戰略就會受阻。

還有就是歐洲,歐洲冒著被特朗普制裁的風險,也堅決與伊朗進行石油交易,現在還建立了屬於自己的獨立結算系統,這也是對特朗普發起了挑戰。

全世界這幾十年,幾乎所有的戰爭都圍繞著石油展開,石油帶來了金錢,也帶來了衝突,也給特朗普這樣的政客帶來了更大的野心,這場石油大戰將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