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龐大布局嚇到特朗普,此手段太高了

2019年02月10日     46,189     檢舉

大戰在即,越來越多人坐不住了。白宮現在很焦慮,2018年1月,美國新聞網站Axios捅出一份敏感文件。這份由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SC)起草的文件,將5G比作一場決定美國命運的戰鬥,意義堪比50年代的艾森豪國家公路系統。  

為應對來自中國的挑戰,NSC建議華盛頓:將5G國有化!該建議一旦被採納,美國商業史或被改寫。  

質疑聲隨後排山倒海而來,就連聯邦通信委員會(FCC)主席也出來嗆聲:國有化代價高昂且適得其反。

儘管白宮後來澄清,這只是一份過時的文件,但依舊難掩個中焦慮。

兩個月後,特朗普一紙命令,斬斷了博通對高通的念想,將半導體史上最大的收購案扼殺在搖籃中。

理由是,該交易可能削弱高通對5G的投資,從而「損害美國的國家安全」。

全球通信技術,每十年一換代,國家的命運也隨之更迭。

2G時代,歐洲GSM領銜世界,愛立信、諾基亞迅速崛起。3G時代,日本i-Mode風靡全球,NTT DoCoMo躋身全球增長最快的公司。4G時代,美國搶先布局,蘋果、谷歌等一大批企業成長為巨無霸。

由此帶來的,是美國史上第二長的繁榮期,以及每年數百萬個就業崗位和幾千億美元產出。

而即將到來的5G,在業界看來,是更具革命性的一代。

首先是速度,峰值可達10Gb/s,比4G快100倍,幾秒鐘就可下一部電影。

其次是時延,低至1毫秒,不到4G的1/10。  

自動駕駛、遠程醫療……對時延要求高,幾毫秒定生死的行業,在5G時代將第一次變得觸手可及。

更重要的是,5G將提供百億,甚至千億級的連接,物聯網(IoT)因此成為現實。

未來,你身邊幾乎所有能看見的東西,都會被連接起來。即便身處千里之外,一樣掌控家中的一切。

這種萬物互聯,將帶來巨大的經濟紅利。

據高通預計,到2035年,5G全球經濟產出將達12.3萬億美元,逾80萬億人民幣。

世界經濟論壇更是迫不及待地聲稱,5G將開啟第四次工業革命。也因此,確保5G的領導地位,成為美國上下的共識。但相比4G時代,美國正面臨更大的競爭壓力。

諸多跡象表明,中國在5G研發和部署上領先全球。各大國際通信組織、會議和論壇上,閃耀著越來越多中國人的身影。以華為、中興為代表的中國企業,不但在全球攻城掠地,還貢獻著越來越多的5G標準和專利。

2018年,5G商用進入倒計時後,競爭開始赤膊化。4月中旬,中興遭遇美國禁售令致命一擊。8月,特朗普簽署法案,禁止美國政府及其承包商使用華為和中興的部分技術。

戰鬥的號角,早在10年前就已吹響。話語權之爭

2008年,土耳其教授阿里坎發明Polar碼,在理論上第一次逼近香農極限。

一年後,華為開始研究5G。  彼時,4G剛起步,5G在很多大公司看來,根本不存在或不可能。唯有華為堅決下注,哪怕是Polar碼這種不成熟的技術。

最早將Polar碼引薦給華為的是通信專家童文,他曾任職於美國貝爾實驗室,2011年受聘為華為5G首席科學家。

與它的前輩相比,Polar碼雖性能不俗,終究還停留在紙面,重金押注面臨極大風險。

世界通信史上,因為押錯寶轟然倒塌的公司比比皆是。

但Polar碼於華為而言,不單是一種技術,更承載著中國人的標準夢。上世紀90年代,高通憑藉在CDMA上的積累,逐漸成長為專利巨人,並在3G和4G時代坐享高昂的授權費。

中國市場是高通成長的見證者,同時也是最大的買單者。掏了巨額學費的中國人,夢想有一天,也能自己掌控命符。

可2G時代,中國幾無存在感,以致參加國際會議的中國專家被嘲笑:見面微笑,開會沉默,回屋睡覺。

到了3G,中國主導的TD-SCDMA在最後一刻,擠進三大標準陣營,但因技術不成熟,僅被中國移動一家採用。為此,中國移動付出了代價,卻也為4G時代TD-LTE走向全球奠定了基礎。

從2G跟隨,3G突破,到4G並跑,中國產業界不斷蛻變。但底層的信道編碼等領域,依舊是空白。

華為Polar碼,為突圍點燃了希望。

在此之前,華為還需要撼動Turbo和LDPC兩座大山。前者統領3G、4G兩代王朝,後者被WiFi標準採納。

決戰在2016年打響。

Turbo因技不如人,率先出局,剩下LDPC和Polar終極對戰。 10月14日,在3GPP里斯本會議上,高通領銜的LDPC陣營先下一城,奪得數據信道的長短碼方案。一個月後,會議移師美國里諾,寧靜的小鎮頓時充滿了火藥味。

會議廳里,各方激烈爭辯,討論一度陷入僵持。經過多日酣戰,最終於11月17日凌晨決出勝負。

在中興、聯發科等企業的鼎力支持下,華為Polar陣營艱難拿下控制信道的短碼方案。這是世界通信史上的一小步,卻是中國的一大步。因為布局早、行動堅決,華為還是5G標準中速率、時延、連接數等量綱的提出者。

華為的成功,是中國5G崛起的一個縮影。

這些年,中國企業的影響力與日俱增,眾多專家在3GPP等標準組織中擔任要職,投票權超過23%,提交文稿數30%,牽頭項目占比40%。

過去一直由西方主導的國際會議,如今有了越來越多中國的聲音。這種話語權上升的背後,是中國企業在通信標準和專利上的更大投入和更多產出。

2018年,華為研發投入近900億,超愛立信和諾基亞總和。中興投入也在百億級,位列全部A股上市科技公司榜首。

4G早期,華為、中興合計持有7%的標準必要專利(SEP),而高通一家就超過20%。到了5G啟動的2018年,僅華為一家,在歐洲電信標準協會(ETSI)聲明的SEP就達1790件,占比17%。加上中興9%,大唐電信5%,三家中國企業占比超過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