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天窗說亮話,中國的前途不在台灣(什麼叫做「台灣經驗」?可笑!)

2019年02月07日     72,844     檢舉

打開天窗說亮話,中國的前途不在台灣(什麼叫做「台灣經驗」?可笑!),中國的前途不在港澳,不在海外華人,不在舔洋人後跟的小丑,中國的前途在中國大陸,在那13億心含「鴉片戰爭」之恥,心含「八年抗戰」之恨的中國人身上!

他們衣衫襤褸地製造出原子彈、氫彈、中子彈,他們蹲茅坑卻射出長征火箭和載人飛船,他們以捏泥巴的雙手舉破世界紀錄,他們磨破屁股奪回整打的奧運金牌,他們重建唐山而成聯合國頒獎之世界模範市……

同胞們,他們為的是什麼?

沒有別的:他們愛此「中華」,他們不能讓「中華」再隕落!為什麼美國人那麼愛美國?為什麼日本人那麼愛日本?為什麼有些走向「世界公民」(可笑的痴夢!)的中國人就不愛中國?

愛中國,不再只是口號,不再只是情緒,而是要像大陸50年,苦心孤詣胼手胝足,不僅流汗甚至流血地干,干,干!

把大慶油田打出來,把北大荒墾出來,把葛洲壩攔江築起來……

難以屈指的各種建設,無數的建設,把中國建設起來,這才是愛中國!

而中國已經被熱愛了50年,她將繼續被熱愛,被那群建國者,真正的建國者,所熱愛(我手邊這部大陸編《新英漢辭典》,這部大陸版《辭源》,編得如此周全,印製如此精緻,細小的鉛字用放大鏡看都劃劃清晰,而且從來沒有看到一個錯字:我為他們的心血表現而發抖!而我們台灣,50年來,哪部英漢辭典不是翻譯剪貼日作!慚愧哪,台灣經驗!)。

大陸的人說,他們一輩子吃了兩輩子的苦。

痛心的話,悲痛的話,卻也是令人肅然起敬的話。

試問:不是一輩子吃兩輩子的苦,一輩子怎得兩輩子甚至三輩子四輩子的成就?

50年前中國落後西方百年,50年後還落後10年20年(基礎科學若干部門已與西方比肩,甚至超前)。

這不是一輩子吃兩輩子苦成就的麼?

50年前中國參加奧運亦總是扛著零蛋回,50年後中國的奧運成績已揚名世界。

誰敢再說中國人是「東亞病夫」,這就是「吃兩輩子苦」的成就!

我的老同學傅孝先留在大陸的姐姐,搞化學研究的高級科學家,52歲就死了,是活活地給研究工作累死的!

累死,多值得的死!

她不累死,千千萬萬的她與他不累死,中國科學怎麼迎頭趕上西方!怎麼出人頭地!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建設文明文化也是要死人的!

尤其是要「超英趕美」搞建設,而不「超英趕美」,永遠跟在英美之後吃英美屁,中華怎麼振興,怎麼出頭?

所以,50年來,中國大陸是「煉獄」。

什麼是「煉獄」?就是經過火的洗禮,能夠升入天堂。

中國過去50年的苦難,是「煉獄」的苦難,是有提升功能的苦難,是有建設性的苦難,是追求成就的苦難。

就像你要考上台大而一年不看電影的苦難,程度不同,性質則一。

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苦出頭來的中國人,如今在人類中已經嶄露頭角了。

所以50年的苦難不是負面的、消極的、毀滅性的,它是中國的大蛻變,政治蛻變、社會蛻變、到精神蛻變(現在的中國人不再是「差不多先生」,而是競泳則爭半掌之長,射衛星不出毛病的「精準先生」)。

而我們在台灣,僥倖而不僥倖地躲過了這場「煉獄」的煎熬,50年隔岸觀火躲過了這場火之洗禮。

就個人的福利言,我們是幸運者;

就重建民族國家的責任言,我們是十足的逃兵!

我們就像肢體殘障者站在路邊,看著一隊隊的男女好漢走上戰場,看著他們、她們的屍體被抬回來,或者看著他們、她們流血呻吟地爬回來,裹好創傷又衝上去。

我們呢,隔岸觀火,而他們呢?他們拼搏,他們打仗,他們打的是150年來的民族復興之仗,打的是為全體中國人爭一口氣的仗!

而我們呢,我們還在訕笑他們的廁所沒有門,訕笑他們的所得低,甚至視他們為仇敵!

我們究竟是什麼?一群沒有道德底線的人,這樣的人真是太可悲了!

然而,一個民族國家的羞辱,像霧一般落下來,無可取捨,你非承受不可(就算你入了美國籍,認同美國,為美國去中東作戰;你若戰死,你的仆告中仍然是「美籍華人」,而不會像別人一樣成為「美國人」)!何必騙自己啊。

不認同自己的民族就不配擁有華夏之魂。

同理,一個民族國家的榮譽,也無可取捨,它會像太陽一樣,你非被照射到不可。

中國今後的光榮,苦盡甘來的光榮,你是無法拒絕而非接受一份不可,就連一群背祖忘宗的人也將同浴於中國的光輝中!

這就是說,我們在台灣的中國人管你是有黨派,或統派、或無黨無派,一旦生為中國人,今後你將分得一份「中國之光」。

雖然我們沒有為這「中國之光」之誕生做出什麼貢獻;無功受祿,我們實在太僥倖!

僥倖之餘,我們至少要「吃果子拜樹頭」吧?

總不能吃了果子,又對那棵樹冷嘲熱諷或視之為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