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會衝突嗎?特朗普試了一把「鼻血戰術」

2018年04月14日     4,362     檢舉

特朗普曾設想對朝鮮實施一種「打出氣勢,但不觸及實質問題,以避免大規模報復」的「鼻血戰術」,這種辦法這次似乎在俄羅斯身上測試了一把。

敘利亞當地4月14日凌晨,美英法聯軍動用航母、艦船和飛機,對敘利亞境內三個目標進行「精準打擊」,發射100多枚飛彈,結果僅造成數人受傷——遭到打擊的基地和設施在本周早些時候已經疏散,飛彈也未通過或進入俄羅斯防空飛彈部署區域。

美國官方雖然聲稱沒有事先通知俄羅斯,但法國卻表態,已經提前與俄方溝通。路透社報道,一位支持阿薩德的官員稱,感謝俄羅斯發來的警報,遭受空襲的地點已於數日前完成疏散。

俄羅斯戰略與技術分析中心專家瓦西里·卡申14日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也表示,美軍打擊行動可能是一次有限行動,他認為,若無俄羅斯人傷亡,美國的這次有限打擊行動不會產生嚴重後果。

在美國的央視記者此前也報道稱,有媒體援引政府內部人士消息,特朗普政府本計劃採取更為強硬的軍事行動,但五角大樓希望將打擊控制在有限範圍。

《紐約時報》4月14日披露了類似的「內幕」,特朗普嘴上很強硬,但實際上他下令實施的打擊行動是非常克制的——美國精確算計著俄羅斯可能的反應,演了一出「高舉輕放」。觀察者網編譯該報道如下:

《紐約時報》報道截圖

報道稱,國防部長馬蒂斯曾在發動打擊前數日警告特朗普,不要在沒有經過深思熟慮的戰略下快速進攻。他對美國可能被捲入與俄羅斯和伊朗的深層次衝突表示擔憂——三者都在敘利亞擁有地面部隊。由於俄羅斯和伊朗都支持阿薩德政府,可能出現的誤判給軍事方案制定者帶來壓力。

儘管特朗普本周以來措辭強硬,但他最終所選擇的變通方案並未明顯損害阿薩德的其他部隊,也沒有影響敘利亞政府對其他部隊的指揮和控制——只是「精準打擊」了「化學武器」。

《紐約時報》稱,一夜的轟炸不太可能改變敘利亞7年的血腥內戰的整體局勢。但特朗普總統希望,轟炸「剛好足夠」阻止阿薩德再次使用化學武器,而不會刺激俄羅斯和伊朗進行報復。

馬蒂斯在空襲後的記者發布會上表示,這次打擊旨在將「意外殺傷」俄羅斯軍人的可能性降到最低,並將化武之外的設施的損失降到最小。儘管他將其稱之為「一次重擊」,但他同時強調,「目前是一次性的打擊,我相信空襲發出了非常強烈的信息,勸阻(阿薩德)不要再這樣做(使用化武)。」

各種跡象表明,打擊效果有限

分析人士稱,這次打擊性質輕微,可能不會刺激俄羅斯或伊朗採取重大行動。

資深中東問題專家丹尼斯•羅斯(Dennis Ross)表示,「俄羅斯和伊朗的反應可能會言辭尖銳,但不太可能直接做出行動上的回應。」

羅斯曾為多位美國總統服務,目前就職於華盛頓近東政策研究所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

他補充說,「襲擊目標與化武設施有關,而不是俄羅斯人和伊朗人的基地。」

羅斯說,伊朗有可能通過在伊拉克的什葉派民間武裝來間接回應,「由於這次襲擊的性質並不嚴重,即使這樣的回應也不太可能發生。」

直到打擊發生前的數小時,五角大樓、白宮局勢研究室、馬里蘭州米德堡的網絡司令部,都一直在評估空襲可能引起的反應。

美國官員不認為俄羅斯或伊朗會直接對美國在該地區的軍事目標進行反擊。他們認為可能會有一種不對稱報復,伊朗和俄羅斯利用「強大的網絡能力」進行反擊——這對華盛頓來說是更難防備的。

目前還沒有情報顯示存在類似網絡攻擊的可能。俄羅斯或伊朗對西方冒險進行網絡反擊有多大的幾率,目前也不確定。

但美國官員表示,他們正準備對一系列可能的報復行動做出回應,包括可能切斷美國軍隊在作戰區域通信的網絡攻擊。

另外,在打擊之前,激烈的輿論交鋒並非集中在化武問題上,而是更多地集中在俄羅斯身上,這意味著這兩個冷戰老對手有重新陷入對抗的可能。

就在空襲前數小時,美、俄駐聯合國大使黑莉和納扎耶在擁抱親吻後,打起激烈嘴炮,就敘利亞化武問題互相攻訐。

納扎耶指責美國,對調查過程或是否有證據根本不感興趣,黑莉則回擊說,對納扎耶能夠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感到敬畏。

儘管如此,華盛頓仍在激烈討論俄羅斯將會如何反應。

一些官員在視頻電話會議中表達了擔憂,尤其擔心俄方威脅要擊落來襲飛彈。

軍方官員表示,必須有措施保護美軍驅逐艦免受俄羅斯的反擊。潛在的網絡攻擊是俄羅斯和伊朗迴避與美國軍方直接對抗的一種方式。

就在幾周前,美國國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認定,俄羅斯是在美國電網「植入」惡意軟體的源頭,並向公用事業公司發布了代碼樣本,幫助他們清理系統。

同時發布的警告稱,俄羅斯對美國和歐洲的核電站、水利和電力系統進行了一系列網絡攻擊。分析人士認為,此舉是為了對莫斯科的反應能力做一個測試。

伊朗大約在六年前開始試圖用網絡攻擊癱瘓美國銀行系統的服務——儘管從未成功。他們還試圖對紐約州威徹斯特縣的一個大壩進行網絡攻擊。自美國和以色列用「震網」病毒攻擊其鈾濃縮設施以來,伊朗在網絡安全方面投入甚多。

馬蒂斯還警告說,在西方發動襲擊後,敘利亞、俄羅斯和伊朗可能會進行輿論戰反擊。美國國防部官員強調,有必要向世界證明,阿薩德政府確實在杜馬發動了化武攻擊。

在敘利亞有俄羅斯和伊朗的正規軍、民兵和「僱傭軍」,他們可能對當地部署的數千名美軍進行報復。一名美國官員表示,伊拉克北部庫爾德區埃爾比勒的美軍正在準備應對伊朗對其發動軍事打擊。

在特朗普警告要採取行動後的幾天時間裡,敘利亞為避免損失,已將一部分飛機轉移到俄羅斯基地——他們相信美俄會避免直接衝突。周五,特朗普確認不會攻擊基地,以免誤傷俄羅斯目標,同時也讓敘利亞空軍得以倖免。

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參議員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在空襲前數小時表示,他擔心軍方過於謹慎。他在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我擔心的是,我們有沒有合適的將軍,他們的心態是否擺正。」

他補充說,「如果我們的軍人聽從普京而退讓,如果只是普京威脅報復就退讓,這對我們和整個世界來說都是一場災難。」

俄羅斯目前沒有激烈反應,普京呼籲在聯合國框架內解決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