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利「沙漠經濟」顯現 總資產突破千億元

2018年04月14日     6,040     檢舉

4月10日,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在海南省博鰲開幕,生態文明建設受到了會議的格外關注,會議指出,面向未來,我們要敬畏自然、珍愛地球,樹立綠色、低碳、可持續發展理念,尊崇、順應、保護自然生態,加強氣候變化、環境保護、節能減排等領域交流合作,共享經驗、共迎挑戰,不斷開拓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為我們的子孫後代留下藍天碧海、綠水青山。

而在當下,中國對於生態文明的建設的腳步也從未停歇。過去五年,中國的生態環境狀況逐步好轉,綠色發展呈現可喜局面。

不過,每逢三四月份,來勢洶洶的沙塵暴還是會如期而至,這份「熱情」總是讓人難以拒絕。今年3月底,一場突如其來的沙塵天氣,驚擾了大半個中國,4月10日,新一輪沙塵藍色預警再次在北方地區響起,每當這時,北京的天氣都會成為全國關注的焦點。

而年近古稀的王麗萍老人卻不以為然,北京蓮花池公園是她平時散步的地方,4月10日,她還是像往常一樣,與老伴一起來到了蓮花池公園,她說到,這種天氣與十幾年前比起來,已經算不錯了。十幾年前,每到這個時候,外面風沙太大,根本就看不到人,只能待在家裡,像現在這樣能在外面散步,想都不敢想。

實際上,正如王麗萍所說,北京的沙塵天氣已大幅度地減少。根據氣象資料顯示,不僅僅是北京,2000年以來,我國沙塵天氣過程呈明顯減少趨勢。2000年至2017年,我國平均每年出現沙塵天氣過程13.6次,其中,2011年至2017年,年平均更是只有10.3次。而這主要得益於以庫布其沙漠為代表的沙源地局部環境的大幅改善。

「死亡之海」變綠洲

庫布其沙漠位於中國內蒙古自治區境內,是中國第七大沙漠,總面積1.86萬平方公里,距離北京僅有800公里,曾是京津冀地區三大風沙源頭之一,被稱為「懸在首都頭上的一壺沙」。若干年前,沙塵暴起,庫布其的沙塵一夜之間就可以刮到北京城。

但經過30年的治理,三分之一的庫布其沙漠得到治理,沙漠的森林覆蓋率及植被覆蓋度大幅上升。區域生態也有了明顯改善,降雨量由不足100毫米增長到400多毫米,生物多樣性增長到530多種。庫布其沙漠早已從飛鳥難越的「死亡之海」,變成了綠意盎然的生命綠洲。

走進庫布其,仿佛是看到了海市蜃樓。沙柳、梭梭、樟子松、胡楊等沙漠耐旱植物隨處可見,鬱鬱蔥蔥,成為一個個沙丘天然的阻隔帶;波光粼粼的七星湖湖中幾艘遊船在水面上游弋,偶有天鵝從湖面飛過。沙漠、綠洲、湖泊,相得益彰,儼然成為一幅山水畫。

而這幅畫的畫家正是王文彪所帶領的億利集團,歷經30年的雕琢,從被動治沙、主動治沙、產業治沙到形成完整的沙漠生態經濟體系,庫布其沙漠的治理成效,得到了國內外的廣泛讚譽。

庫布其模式作為一個成功案例被寫入聯合國決議,不斷在聯合國相關重要活動上發布和展示;聯合國環境發展署設立了「庫布其綠色沙漠經濟示範區」;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授予了億利集團領導者以「全球沙漠治理領導者」等榮譽。

希臘前總理安東尼斯·薩馬拉斯表示:「庫布其可以把沙漠變成綠洲,簡直就是一個奇蹟。來到庫布其看到這樣的壯舉,看到這樣的責任擔當,樹立了非常好的模範榜樣。」

回憶起30年的治沙歷程,億利集團董事長王文彪表示,不制服沙漠,沙漠就會吃掉我們,還不如放手一搏。

1988年,28歲的王文彪到庫布其杭錦鹽場任場長:鹽場18平方公里的鹽湖及生產設備被黃沙大面積覆蓋,每年虧損500多萬元。王文彪當機立斷,鹽場每賣一噸鹽,就拿出5塊錢種樹。在質疑的目光中,王文彪帶領27人的林工隊,開始在鹽場周邊植樹固沙。

不過,經驗和技術的缺乏,成為最大阻礙。

王文彪回憶到,當時柳樹種死了,那就換楊樹試試,楊樹也死了,再種一撥試試;背風坡種不活,就迎風坡種;種了10棵,只活了1棵,活了1棵也是勝利。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最終,王文彪用8年的堅持,給鹽場圍上了一層綠。不僅如此,王文彪帶領工作人員,修建了長達65公里的道路。正是在此期間,發現了更多適合庫布其沙漠的鄉土樹種,包括甘草,檸條和沙柳等;同時,探索和改進種植方法,如用廢棄的玻璃酒瓶盛水後插入沙柳插條,埋入沙漠來提高存活率。

但是當時的治沙仍然是一項純投入的公益事業,其本身並沒有任何經濟產出。

一次偶然的機會,讓王文彪將治沙這項公益事業,發展成了可持續產業。

在不斷嘗試各種植物的過程中,王文彪和同事們得到一個經驗,甘草的存活率很高,防沙效果也很好。同時,甘草也是一種中草藥,也就是它既可以用於種植綠化,固沙治沙,又可以產生經濟價值。

於是,王文彪快速將種植甘草推廣,還創新研發出種植新技術,讓豎著長的甘草變為「睡」著長,讓一棵甘草的綠化沙漠面積從0.1平方米擴大到1平方米,並很快見了效,獲得了治理和效益的雙豐收。

此後,隨著國家不斷在土地和林業方面推出一系列鼓勵政策(土地流轉、造林「誰種誰有」等),治沙技術不斷進步。王文彪所帶領的億利集團產業化治沙初具規模,形成了獨具特色的庫布其模式,即以甘草治沙改土生態修復為先導與核心,以生態工業為產業動力,以田園綜合體為價值載體,以綠色金融為資本保障,以「平台+插頭」為合作機制,把建設「綠水青山」的人類美好家園作為根本使命的沙漠綠色經濟發展模式。

現在,從植樹治沙獲得利潤百萬餘元,到發展沙漠經濟資產突破百億元,到今天總資產突破千億元,億利集團沙漠綠色經濟發展模式的收益正在逐步體現。

造福一方百姓

庫布其沙漠在億利集團的治理下,沙塵天氣明顯減少,降雨量顯著增多,生物多樣性大幅恢復,把沙塵擋在了塞外,庫布其沙漠的沙塵天氣由1988年50多次減少到2016年的1次。

2017年9月11日,在內蒙古鄂爾多斯召開的第13次聯合國防治荒漠化締約方大會上,聯合國環境署正式發布了《中國庫布其生態財富評估報告》。這是全球首部由聯合國官方撰寫並發布的生態財富報告,也是聯合國和國際社會認定的中國生態文明建設成就首個案例報告。

根據該評估報告,庫布其沙漠共計修復綠化沙漠900多萬畝,固碳1540萬噸,涵養水源243.76億立方米,釋放氧氣1830萬噸,生物多樣性保護產生價值3.49億元,創造生態財富總計5008.63億元,帶動當地民眾脫貧超過10萬人,提供了就業機會100多萬人(次)。

國家相關部門領導曾向全世界這樣介紹王文彪及他帶領的億利集團:「內蒙古有家民營企業叫億利公司,不是牛奶企業,是一億兩億的億,億萬利益的利。董事長叫王文彪,他在杭錦旗治沙20多年,把企業發展和生態治理相結合,現在沙產業發展起來了,把周邊的貧困人口帶起來,讓他們脫貧了。」

鄂爾多斯獨貴塔拉鎮杭錦淖爾5隊的尚有福,是一個普通的農民,從1996年便開始在億利集團打工。他回憶道,「億利的第一顆苗樹就是他栽種的。以前家裡特別窮,靠種地、養家畜為生。以前給別人幹活,一天只賺2元,而給億利幹活一天能賺25元,這麼多年干下來,幾十萬元錢掙到手,那心裡絕對是美滋滋的。」

不僅如此,庫布其模式發明的「板上發電、板下種草、板間養羊」的光伏發電帶動了當地經濟的發展。

億利集團積極參與到構建政府為主導、企業為主體、社會組織和公眾共同參與的環境治理體系中,在政府的指導下,通過市場化手段,農牧民廣泛參與,把綠起來與富起來相結合,生態與產業相結合,企業發展與生態治理相結合,實現了治沙、生態、產業、扶貧平衡驅動、綠色發展,形成了庫布其防治荒漠化與發展沙漠經濟的成功經驗,並將其推廣開來。

據悉,目前億利集團已在西藏、青海、新疆等更廣地區優化、推廣「庫布其模式」,並先後承擔京津風沙源、三北防護林、北京冬奧會、南疆治沙治理苦鹹水、西藏拉薩、雲南滇池、青藏高原高寒地區生態修復等國家生態工程,同時還向中東、中亞等「一帶一路」沿線地區輸出轉移生態修復技術,讓「一帶一路」不僅成為經濟發展橋樑、人文交往通道,更成為人類地球家園的綠色生態走廊。讓更多荒漠化地區成為下一個庫布其。

加納環境科學與技術創新部副部長帕特里夏·安佩安格表示:「庫布其治沙模式獨一無二,中國政府的創造力十分強大。庫布其經驗很特別,可以推廣全球來解決荒漠化問題。我們迫切希望能夠儘快在『一帶一路』框架下,把庫布其模式帶到加納。」

瑞士駐華大使戴尚賢則表示:「中國治沙技術水平的快速發展離不開國家的政策支持,在中國國家領導『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的號召下,充足的人力資源和雄厚的資本優勢得以發揮,從而將庫布其沙漠變成了創造奇蹟的地方。應該將庫布其模式在全球範圍內進行推廣,把中國成功的治沙經驗分享給全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