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執政像暴徒」 被開除後他帶著新書殺回來了

2018年04月13日     2,257     檢舉

美國政客退休之後都會寫寫回憶錄,賣賣「白宮秘聞」,成為暢銷書作者。

現在隊伍里又增加一位重磅隊員:詹姆斯·科米,不知道大家還記得麼,因「通俄門調查」被特朗普開除的前FBI局長。

科米曾被認為是特朗普當選的重要推手,最後卻黯然離場。

淡出公眾視野近一年後,科米帶著新書《更高忠誠:真相,謊言和領袖》「殺」回來了。

304頁,細節滿滿。

書中科米形容特朗普是「天生的騙子,不道德的領袖,缺乏人類情感,行事靠自負驅動」。

跟特朗普共事,讓他想起「早期做檢查官的時候跟暴徒打交道的經歷。沉默的認同圈。一切老大說的算。效忠宣誓。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世界觀。大事小事都撒謊,將組織對他個人的忠誠看得比道德和真相更重要」。更稱「特朗普的任期是一場叢林大火」。

新書預計美國時間下周二上市,《華盛頓郵報》提前拿到副本,提煉了一些亮點:

俄羅斯召妓門

2017年1月10,美國媒體紛紛援引情報部門「未經證實」的消息說,俄羅斯刻意「培養」特朗普已經有5年時間,而且俄羅斯掌握了特朗普很多「不體面」的錄像和材料。

在這份35頁的報告中,最具爆炸性的是特朗普在俄羅斯「召妓」的細節:

租下麗茲卡頓酒店的總統套房,特朗普所討厭的歐巴馬夫婦曾在訪問俄羅斯時下榻於此,(特朗普)雇用了一群妓女到房間,在他面前表演「金淋浴」(排尿),玷污他們曾睡覺的床。而這間酒店在俄羅斯情報單位(FSB)的控制之中,包含麥克風、隱藏攝影機、他們還能取得任何殘留在房間的紀錄。

據《華盛頓郵報》引述,科米說特朗普前後4次跟他周旋此事。

2017年1月兩人在曼哈頓的特朗普大廈見面,「特朗普堅決否認跟俄羅斯妓女一事,問我他看起來像是需要這種服務的人麼。我還沒提呢,他就開始討論針對他的性騷擾指控。他提及多名女性,看樣子已經記住了她們的指控。」

科米說「直到我亮出傢伙,說:我們(FBI)沒有在調查你,他才安靜下來。」

科米在國會作證

但沒能持續很久,

2017年1月11日,特朗普打電話給科米,說:「我有潔癖,絕不可能讓人在我周圍撒尿。」

2017年1月27日,在兩人那場著名的飯局上,特朗普又提起這件事。

科米「相信特朗普試圖建立一種互助關係,他說『我需要忠誠,我期待忠誠』。」

而科米決心不給總統任何認同的暗示,就一直盯著特朗普的眼袋看,沉默以對,直到他轉移話題,從希拉蕊郵件門,說到嘲笑殘疾人一事,最後又回到招妓門上。

2017年3月30日,特朗普打電話給科米,「大約第四次,他爭辯說,金色淋浴的事情不對,『你能想像我召妓?」還說梅蘭妮為此很痛苦,想以此博取科米的同情。

無果。

2017年5月9日,科米被開除,通俄門調查移交司法部特別委員會負責。

特朗普執政風格像暴徒

科米和特朗普有過一段蜜月期,是他開啟了「希拉蕊郵件門」調查,將後者拖入泥潭。

但事後「通俄門」調查逐漸包圍特朗普,兩人關係漸漸僵化。

時任特朗普國安顧問的麥可·弗林在大選期間曾至少兩次與俄方私下接觸,被FBI盯上。

2017年2月14日,情人節,特朗普將科米叫到辦公室,當時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也在,隨後被趕走,只留下他跟麥可·弗林、科米三人。

特朗普對科米說:「我希望你能看清局勢,讓這件事過去,放弗林一馬。」「弗林是個好人,我希望你能放手。」

科米說他很遺憾自己當時沒打斷特朗普,指出這個請求的錯誤之處。後來他跟塞申斯碰面,指責塞申斯「不該(就這麼)被特朗普趕出辦公室,讓總統有機會跟我私聊」,根據工作守則,「你必須在我和總統之間。」

「塞申斯只是低頭看著桌子,然後他們肩並肩,來回暴走,觀察他的動作和表情,我得到的信息是他幫不了我。」

科米也間接批評了共和黨國會領導人:「總統公然貶低公眾對司法部門的信心,而這種信心的建立是為了保持領導人的權威。更了解這一現狀的人卻袖手旁觀、保持沉默,這是不對的。」

他說的應該是美國眾議院議長保羅·瑞恩,不過,特朗普已經宣布這哥們兒不會連任了。

科米寫到,橢圓辦公室里的人「失去了辨別真假的能力,」「騙子們聚作一團…津貼和通道給了願意撒謊和容忍謊言的人。這成了種文化,成了生活方式。」

但他說自己因沒有接觸到所有證據,不敢確定特朗普解僱自己是為了干預司法正義:「雖然這些行為令人不安,違反了領導人基本的道德準則,但可能不構成違法。」

感激歐巴馬,向希拉蕊道歉

科米對希拉蕊郵件門的調查普遍被視作助攻特朗普,新書中他再次為自己的公正性辯護。

特朗普讓科米覺的很受傷,一度想起自己小時候被霸凌的經歷,歐巴馬則給了他安慰。

他回憶起2016年11月下旬,與歐巴馬在總統辦公室的一段對話:

歐巴馬說:「我當初選了你當FBI局長是看中你的政治和能力,我想讓你知道,去年發生的事沒有改變我對你的看法。」「

科米十分感動:「老天,這正是我需要聽到的…我只是努力做正確的事。」

「我懂,我懂。」歐巴馬重複了兩遍。

科米還在書中向希拉蕊道歉:「我讀過她的書,知道她對我個人的憤怒,我很抱歉無法做的更好,讓她和她的支持者理解我所作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