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禁止洋垃圾後,整個世界都慌了

2018年04月12日     1,249     檢舉

在美國波特蘭," 模範回收者 " 薩蒂什和阿琳 · 帕西卡最近犯了愁。平時,他們回收舊油漆刷牆、收集雨水澆花、利用吃剩的食物堆肥,並仔細地將紙和塑料分類,定期送往回收站。但在不久前,回收站的工作人員告訴他們," 我們不回收這些塑料了。"

從今年 1 月起,美國西海岸的許多州面臨著廢品堆積的問題,俄勒岡州一位廢料回收商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擔憂地表示,從年初開始,由於只進不出,他的庫存已經開始 " 失控 "。在他身後,是堆積成山的大大小小廢棄塑料包裝,排列成兩座 " 高山 "。

短短几個月," 垃圾危機 " 登上美國、英國、德國、韓國、日本、澳大利亞等國的新聞頭條。

韓國塑料垃圾無人處理堆積成山 總統府開會商議對策(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從 2017 年 7 月開始,中國向世界宣布將不再接受廢棄塑料、廢紙、廢棄爐渣、廢棄紡織品、廢棄礦渣等 24 種進口固體廢棄物。在過去 20 年間,世界上約一半的可回收物品都被運往中國。隨著 2018 年 1 月禁令生效,這些被俗稱為 " 洋垃圾 " 的外來固體廢棄物不得不 " 另謀出路 ",同時也向全世界提出了一個問題:自己的垃圾到底該去哪兒?

在從事多年垃圾分類工作的環保志願者陳立雯看來,這是個 " 牽一髮動全身的問題 "," 全球都在面臨著挑戰,中國也有自己的挑戰 "。

失控

在加拿大科爾切斯特縣,450 噸薄膜塑料被機器壓縮成一個個立方體,整齊地碼放在空地上。在過去,這個城市所有的薄膜塑料都會被輸送到中國,如今它們面臨著慢慢被積雪覆蓋的命運。

在 2 月初的一周內,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中等規模城市薩克拉門托市的廢棄物回收商將 290 噸可回收垃圾傾倒入垃圾填埋場。若在從前,這些可回收垃圾出口到中國可獲利 100 萬美元,未來,處理它們將付出同等的代價。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

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議會開始陷入恐慌。每年,裝滿電線、金屬和紙殼的貨櫃都會準時到達中國海岸,被轉售、分類和再加工,每個貨櫃價值高達 10 萬美元。在今年 2 月,維多利亞州 13 個地區的廢棄物承包商宣布停止接收可回收物品。州政府不得不出面擔保,才能讓當地廢棄物承包商將回收服務延長至 7 月。但這只能解燃眉之急,長遠之計尚未確定。

禁令的信號早已發出。2013 年起中國海關總署聯合多部門開展的 " 綠籬行動 ",給 " 洋垃圾 " 敲響了環境保護的警鐘。

2017 年 7 月,中國國務院辦公廳下達《國務院辦公廳關於印髮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的通知》 ( 以下簡稱通知 ) ,正式通知世界貿易組織 ( WTO ) 2017 年年底前緊急禁止 4 類共 24 種固體廢物入境。

直到正式生效這天來臨,世界才發現,中國作為全球最主要垃圾接收國的時代結束了。

在此前長達 20 年的時間裡,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廢棄物進口國,廢棄物成為了中國製造業蓬勃發展的材料來源。僅去年一年,歐洲、日本和美國向中國出口了 2700 萬噸廢紙,730 萬噸塑料廢料,這些塑料廢料價值 37 億美元,占全球廢塑料總額的 56%。

北美固體廢棄物協會執行董事大衛 · 彼得曼認為,隨著中國成為世界上最大的製造商,本國生產的可回收物品數量早已超過 10 年前的數量,這意味著它對進口廢棄物依賴性降低。這是中國放棄進口 " 洋垃圾 " 的主要原因。

然而更嚴峻的是環境問題。由於缺乏有效的監管,大量進口廢棄物對中國的環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並威脅著公眾健康。

" 我們不得不承認回收是把雙刃劍,相比原生資源,它所付出的代價一定是小很多,但是再生的過程中仍會有廢水廢氣廢物的排放,控制不好依然會有污染。" 陳立雯說。

廣東貴嶼曾作為中國進口電子廢棄物回收中心,一度成為關注焦點。根據 2003 年一項調查發現,該鎮 80% 的兒童血鉛含量過高。

2017 年,紀錄片導演王久良用鏡頭記錄下一處廢棄物處理加工廠的驚人畫面。河水被污染,村莊被垃圾堆包圍,塑料瓶堆積成山,很易引發大火。

淹沒在垃圾堆中的工作人員裸手挑揀,通過燃燒樣品區分塑料種類,不顧煙霧的刺激氣味和毒性。母親背著臉上撲滿蒼蠅的孩子,青春期的女孩閱讀垃圾堆中挑出的英文廣告。孩子肆意地撿起醫用針管,吸著裡面的水,或者把醫用手套吹成氣球踢著玩。

這些畫面在澳大利亞專欄作家凱蒂 · 卡爾穆斯基看來觸目驚心,她對此感到憂心忡忡," 如果不徹底轉變過度消費的社會文化,不久後,這些被運往中國的垃圾遲早會進入我們家的後院 "。

改變

處理垃圾是一個無法獨善其身的問題。隨著中國禁令生效,有人擔心,大量廢棄物會被運往管理更不嚴格的欠發達地區。儘管在過去的 30 年裡,能與中國的固體廢棄物回收市場媲美者寥寥無幾,但與 2016 年相比,英國在 2017 年向越南和馬來西亞的廢棄物出口量翻了一番。而當地人更願去關註標志著成功的誘惑物——酒、太陽鏡、昂貴腕錶。

在慾望興盛的背後,是人類生產垃圾源源不斷的增長。

每年有超過 800 萬噸的塑料被傾倒入海洋。每分鐘,全球在使用超過 100 萬個塑料袋。每個塑料袋的平均 " 工作壽命 " 只有 15 分鐘。它們的降解需要 1000 年。

根據《科學進展》雜誌 2017 年發布的一項研究,自 20 世紀 50 年代起,全球已生產了 83 億噸塑料重量相當於 1.84 萬座位於杜拜的世界最高建築哈利法塔,5.6 萬艘尼米茲級航空母艦,或 5500 萬架巨型噴氣式飛機。

在其中,63 億噸塑料徹底成為廢棄物。只有 9% 的廢棄塑料被回收,12% 被焚燒,剩餘的 79% 則會被深埋在垃圾填埋場或在自然環境中累積,有的被倒入海洋,成了一碗濃稠的 " 塑料湯汁 ",容量幾乎是美國德克薩斯州大小。按照目前生產趨勢,研究人員推測到 2050 年,全球將有大約 120 億噸塑料垃圾。

美國環境保護局的資料顯示,美國人平均每天生產 4 磅以上的垃圾。這比 1960 年的產量增加了一倍以上,比西歐國家的產量多 50%。

在英國,每天約有 70 萬隻塑料瓶將會被丟棄,如果首尾相連,它們的長度約等於 3 條英法海底隧道。

根據聯合國大學的一項研究,過去 5 年間,亞洲電子垃圾數量增長了 63%。僅在中國,這個增長量就超過了一倍。嶄新的手機、電腦,在衣著光鮮的男女手中往往不到 2 年,就被更新出爐的 " 兄弟 " 替代。

當禁令發布後,一位澳大利亞的網民在社交媒體上感慨," 在此之前,我從不知道我們扔掉的垃圾會被運往中國,而不是在本土回收加工。我們需要更少的包裝、更多可重複使用的袋子、玻璃瓶,還要制定相應的獎勵措施。我們必須面對肆虐的消費主義導致的後果了 "。

應對

今年 1 月,陳立雯和一批倡議全球行動 " 減塑 " 的團隊,去歐盟總部布魯塞爾進行調研。讓她欣喜的是,在比利時的街頭,賣湯的路邊攤小伙子給她遞來一個零廢棄使用瓷杯,而不是拿塑料杯裝湯。在此之前,歐洲酒店和餐館已普及玻璃瓶裝礦泉水和飲品,以便重複使用。

" 當我們面臨這個問題,或是全球面臨這個挑戰時,首先要想的第一步是如何去減少垃圾的產生,然後從國際貿易角度如何禁止跨境固體廢物的轉移,把自己國家產生的東西留在自己國家處理。" 陳立雯說。

" 是時候告別眼不見為凈的廢棄物回收時代了。" 一項評論說道。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文無關)

澳大利亞回收理事會和廢棄物管理協會共同呼籲,聯邦政府和州政府應儘早 " 重新啟動 " 當地回收行業計劃,並推動循環經濟的創建。

這筆預計投入 1.5 億美元的計劃將致力於開發立足本土的廢棄物回收基礎設施,來集中消化這些滯留在本土的廢棄物。

但澳大利亞廢棄物管理協會執行長蓋爾 · 斯隆對此並不悲觀。" 我們應該認識到出口的實際上是商品而不是廢棄物。澳大利亞此前錯過了重大的經濟機遇 "。不僅如此,她自信地告訴媒體,這項計劃還能拉動就業率,每生產 1 萬噸再生材料就能創造 10 個就業機會。

英國首相特蕾莎 · 梅宣布啟動一項新的 25 年環保計劃,重點是 " 向塑料宣戰 ",旨在 2024 年前 " 消除所有可避免的塑料垃圾 ",如手提袋,食品包裝和一次性吸管。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