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克伯格被拷問5小時,一緊張連這事兒都說漏嘴了

2018年04月11日     1,491     檢舉

「是不是要給你錢,才能不泄露個人信息?」

「2006年你就到國會道歉,為什麼今天還在道歉?」

今日頭條的致歉聲明今早剛剛在網絡刷屏,大洋彼岸,社交媒體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就在美國國會參議院接受44名參議員輪番拷問,解釋8700萬名Facebook用戶的個人信息未經允許而被共享,被劍橋分析公司用作政治用途一事。結巴、緊張、說漏……理工男出身的扎克伯格不善言辭,在長達5小時的唇槍舌戰中,扎克伯格表現得相當緊張,甚至不小心透露了Facebook收到「通俄門」特別調查顧問穆勒的傳票,然後又自己在辯解。

扎克伯格親赴國會認錯罕見西裝革履

美國東部時間4月10日下午,以往著裝隨性的扎克伯格換上了整齊嚴肅的西裝領帶,出席美國參議院商業、科學和運輸委員會及司法委員會聯席聽證會,為該公司的泄密醜聞接受參議員們的質詢。聽證會上,扎克伯格宣讀聲明,承認錯誤,並表達歉意:

「我們在隱私、安全、民主等方面面臨著一些重大挑戰,你們也有一些比較困難的問題需要我來回答。在談論我們要採取的措施之前,我想談談何以至此。隨著Facebook發展,世界各地人們都有了一個強大的新工具,可以與他們所愛的人保持聯繫,讓他們的聲音被聽到,並建立社區和企業。

但現在很明顯,我們沒有採取足夠的措施來防止這些工具被用於製造傷害,包括虛假新聞、外國干涉選舉、仇恨言論,以及開發者和數據隱私。我們對自己的責任沒有足夠的認識,這是一個很大的錯誤。這是我的錯,我很抱歉。我創建了Facebook,運營它,應對其發生的事情負責。」

是的,扎克伯格道歉了!眾所周知,扎克伯格不是一個喜歡道歉的人,Facebook的公關訓練很到位。小扎自己的帳號帖文、接受的一次電視採訪、《紐約時報》等精英媒體上投放的廣告——Facebook,扎克伯格前後一共四次對此事公開發聲,但沒有一次承認這是自己的錯誤。

作為全球最大的社交媒體平台,此次低頭認錯,不斷縮水的市值是不得不面對的現實因素。據彭博市場數據顯示,自3月16日「泄密門」事件發酵至今,Facebook市值蒸發了590億美元(約合3750億元),相當於跌掉兩個微博。

對於扎克伯格的國會「首秀」,資本市場給予了正面肯定,Facebook股價收漲4.5%,創2016年4月28日以來最大單日漲幅,股價創近三周新高,同時帶動推特、蘋果、谷歌、亞馬遜等多家涉及用戶數據使用的科技巨頭股價走高。

44名議員輪番轟炸,小扎眼圈都紅了

對於扎克伯格的聲明,頭髮灰白的國會議員們顯然沒那麼容易「買帳」。「Facebook全球擁有20億用戶,日均14億活躍用戶,45%的美國人都會在這個平台上看新聞。」聽證會伊始,在一番溢美之詞後,南達科塔州聯邦參議員約翰·圖恩(John Thune)就開啟了第一炮:Facebook因向第三方劍橋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 提供數據服務而致使8700萬人信息被泄露,以及2016年美國大選受到俄國勢力影響,劍指科技大公司在保護用戶信息方面的種種問題,風險高築。

隨著質疑開始,扎克伯格承認Facebook犯了錯誤,但表示Facebook正在「經歷一場更廣泛的哲學轉變」。他多次重申,Facebook的政策基本上是被動的,需要用戶投訴社交網絡上的內容或帖子。他認為,這需要改變。

有備而來的國會議員們輪番將重磅炸彈砸向扎克伯格,甚至還準備好了字跡醒目的提問板。對於個人信息泄露,來自佛羅里達州民主黨參議員Nelson說,「自己因為在 Facebook上提到了自己喜歡吃的巧克力口味,結果第二天就在Facebook上看到了各種巧克力的廣告。如果你和其他的社交媒體公司沒有正確的行動,我們沒有人會再有任何隱私,這就是我們要面對的。是不是要給你錢,才能不泄露個人信息?」

面對火藥味十足的的問題,小扎停了幾秒,回應稱Facebook給用戶提供的都是跟用戶生活相關的廣告,不會有與用戶不相關的廣告出現,用戶們有絕對的控制權來決定自己分享的信息可見的人群。

來自康州民主黨參議員Blumenthal直接讓助手舉起提前製作好的指示板,列出了扎克伯格分別在2006、2007、2011年所做出的道歉言論,並追問「這一次的道歉,與以往有何不同?」

2006年,扎克伯格第一次公眾道歉是 Facebook發布新聞信息流「News Feed」功能,這被認為很可能成為跟蹤狂(stalker)的工具;2007年,扎克伯格再次道歉,Facebook一款名為Beacon的工具會向用戶提供他們朋友們的購物信息;2011年,扎克伯格因Facebook在與聯邦貿易委員會的隱私侵犯問題達成和解後道歉。

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之前只專注於為人們提供交流的各種工具,而沒有意識到有人會利用這些工具作惡。我們錯了,現在我們要改進,要更關注並治理Facebook上的虛假信息、仇恨言論,同時不讓「惡勢力」利用用戶的信息而左右他們的意見。

「你如何懲罰這些惡勢力?」來自加州女議員Feinstein窮追不捨。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將會移除這些用戶的帳戶,禁止這些用戶繼續使用Facebook。目前,Facebook已成功禁止了270個美國惡意用戶和470個俄國虛假帳戶。

扎克伯格在接受質詢期間喝了口水,不難發現他雙眼布滿血絲,眼窩凹陷,整個質詢過程再也沒有往日開朗的笑臉,滿面愁雲,說話緊張結巴。

Facebook要變「非死不可」?

聽證會場內唇槍舌戰,國會外也好不熱鬧。倡議團體Avaaz在國會東南草坪上擺放了100個真人高度的扎克伯格紙板人形牌,並在衣服上寫著「fix fakebook」。

此外,在聽證會之前,已經有議員開始行動了。民主黨參議員 Edward Markey計劃提交一項名為「同意法案」(CONSENT Act 的新法案,該法案要求社交巨頭如Facebook和其他主要網絡平台在分享或出售個人數據之前,獲得用戶明確同意。

對此,不同黨派的議員傾向性也各不相同:民主黨人認為可能需要法律來監督Facebook等公司的數據隱私措施,或限制外國對其平台的干擾,但共和黨人則更支持自由市場原則,不願意管理美國公司。一位共和黨參議員曾表示,「關於隱私和利用網絡進行政治宣傳的問題都太大了,並不是 Facebook 一家公司能夠解決的,這才是令人恐慌的部分。」

在聽證會現場,扎克伯格被問及是否會同意像「同意法案」這樣的法案?扎克伯格回應稱:原則上是支持的,但細節很重要。

據悉,扎克伯格還將於星期三在眾議院能源和商業委員會出庭作證, 並在關於數據隱私的聽證會上發表證詞。Facebook接下來的命運將走向何方?我們一起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