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打貿易戰,給自己解套卻坑了美國

2018年04月10日     4,973     檢舉

多次嚷嚷「China!」的特朗普終於以「301調查」之名,揮起了貿易保護主義的大棒。

一開始宣布對從中國進口的6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在中國一波小反擊後,又放狠話——再加1000億美元。美國農民急了,美國股市跳水了,依舊不能拉回特朗普要跟中國干一場的「狠心」。

4月7日,陳平老師出席觀天下講壇,演講「中國經濟改革之路」。觀察者網風聞社區在會議間隙邀來陳平老師,請他就特朗普和中美貿易戰解析一二。

觀察者網:在發動貿易戰前後,特朗普不斷強調中美之間存在千億美元逆差。你如何看待他這一說辭?

陳平:美國持續貿易逆差有幾個原因。

實際上中美貿易逆差在1970年代就開始了。現在的美國人有個說法,認為冷戰是美國贏了,蘇聯輸了。但是,我的看法相反,我認為冷戰造成兩敗俱傷——蘇聯輸在政治上,美國輸在經濟上。美國搞軍備競賽以後,就把民用產品的市場讓給了德國和日本,所以後來德國、日本發展,再到東亞四小龍乃至中國的崛起,實際上都是藉助美國打冷戰搞軍備競賽的機遇,占領了民用品的市場。

第二個原因,美國有美元霸權,但從1970年代開始又搞福利社會,高消費加金融創新,使得美國的貸款欠帳超過世界的平均水平。換言之,美元霸權和福利社會的負擔也是造成中美持續貿易逆差的一部分因素。

第三個原因和金融危機有直接關係。里根搞減稅造成財政赤字,用發債的辦法來彌補,使得美國的利率上升,驅動美元走強,進口大量增加、出口減少,進而產業外移,一直發展虛擬經濟,擠出實體經濟,最終引發2008年的金融危機。現在特朗普要搞新一輪的減稅,相信會面臨同樣的後果。

里根的減稅政策導致短期內美國財政赤字急劇擴張(圖/維基百科)

觀察者網:除了所謂的「貿易逆差」,您認為特朗普選這時候打貿易戰,是否還有其他考量?

陳平:我認為打貿易戰不是特朗普的本意。

其實特朗普從競選至今的基本想法都很簡單:他發現美國在全球搞顏色革命,輸出美國價值觀,實際上是賠本買賣;而美國國家足夠大,資源很豐富,周邊又沒有強國的挑戰,所以美國如果在全世界縮手,專注搞國內的基礎設施建設,就可以重新和中國競爭了。

最後這一點,美國兩黨的智庫都已承認:21世紀美國最大的競爭對手是中國,不是俄羅斯,也不可能是德國、日本或者印度等其他國家。但是怎麼對付中國,美國國內在政治上有很大分歧:是對中國圍堵,還是劃分勢力範圍——類似當年《雅爾達協定》,美國承認蘇聯是不會垮的,再跟史達林聯手瓜分英法殖民地。中美一同聯手穩定世界?還是保持美國的獨霸地位,圍堵尚未占領世界制高點的中國?這是有分歧的。

特朗普原來設想的國際戰略,是學基辛格的反其道而行之,想跟俄羅斯緩和。美國現在被中東拖住,而其在中東地區的直接競爭者實際上不是中國,是俄羅斯。所以特朗普想要縮減美國全球負擔,按邏輯推理,當然得先跟俄羅斯緩和,再騰出手來跟中國競爭。

普金和特朗普資料圖(圖/東方IC)

結果,他跟俄羅斯緩和的主張剛一透露,就遭到美國利益集團的反對。第一,他得罪了美國的軍火工業集團——你跟俄羅斯緩和,我軍火賣給誰?第二,他也得罪了美國所謂的普世價值論,尤其是那些新聞媒體人。新聞媒體原應中立,在兩黨里平分秋色,結果除了福克斯新聞,其他幾乎一致圍剿特朗普,因為如果沒有普世價值,美國媒體就極有可能失去話語權,也喪失了道德制高點。

此外,因為特郎普以前是商人,他兩邊下注,跟民主黨關係也不錯,所以美國共和黨也懷疑他是不是真正的共和黨人。要考驗特朗普是否心屬共和黨,共和黨只有一個綱領,那就是減稅。但是這一考驗,又來其他問題:減了稅以後,哪來的錢搞基礎設施建設?

總而言之,特朗普第一件想做的事是緩和和俄羅斯的關係;第二則是學中國,搞基礎設施建設;第三,開展經濟競爭;之後,別的事都好辦。但他一開始就遭遇四面楚歌,受多方圍剿,這樣一來,他就不得不改變優先順序。

第一要務,是討好軍方。特朗普本來是要收縮戰略的,後改為增加上千億美元的軍費。要知道,美國總統手上可以花的錢其實很少,2/3的預算被法律固定,能動的只有1/3,軍費要走1000億美元,搞基礎設施建設的錢就立馬少了。

第二,他想討好共和黨建制派,就要搞減稅,但一搞減稅,財政赤字就要擴大,平均算下來每年減少的財政收入又是1000億美元。

特朗普還是一個運氣非常不好的總統,他上任才一年多,美國就來了三場大規模自然災害:德州颶風、波多黎各颶風,以及加州大火。這三個地方救災的錢又超過1000億美元。現在特朗普還陷入「通俄門」、「招妓門」,天天在媒體上被眾人絞纏,因此很多人預言特朗普連一屆任期都做不滿,第二屆連任希望更小,甚至還有人預言他會被彈劾甚至被暗殺。

特朗普很心塞……(圖/東方IC)

特朗普為了自救,就想通過一些短平快的動作來拉高自己的聲望,但全都撞在了鐵板上:想威脅退出跟伊朗簽的核條約,歐洲人馬上就不幹了;想拿朝鮮核武器說事,比賽誰調門高,結果美國輿論立馬翻了天,說特朗普要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連關島、夏威夷的人都慌了,特朗普又馬上縮回去,現在要跟金正恩談判了;他原來熟悉的就是討價還價,所以他認為打貿易戰可以得到短平快的利益,但我認為他沒有仔細思考過。

特朗普只是一個房地產商,沒做過軍火高科技和新產業,實際上也不懂金融,所以他要跟中國打貿易戰,立馬得罪了幾幫人。華爾街那些人就不幹了,他們做的就是全球生意,特朗普打貿易戰,他們幹什麼?因此,華爾街的一些經濟顧問就辭職了。特朗普打貿易戰,中國一報復,大公司那些人也都跳起來了,因此現在還公開支持他的人少了不少。

特朗普打貿易戰,不證明他有雄圖大略。實際上,西方講究全球戰略的國家只有英國和俄羅斯,美國才200多年歷史,缺乏真正的全球戰略。因此,不要對特朗普估計過高,我認為他打貿易戰就是給自己解套,博取一個眼球。

當然,不排除特朗普底下有聰明的人,因為美國真正厲害的部門是國防部。國防部有智囊庫,幾年前就計劃過,對中國不是打貿易戰,而是打金融戰,因為他們認為金融在美國手上,有勝算的籌碼。這件事對中國來說是主要的危險。如果特朗普在貿易戰打得焦頭爛額的情況下,貿然批准軍方某些集團打金融戰,對中國而言威脅甚大。

​觀察者網:您認為中美貿易戰將會如何發展?

陳平:現在流行的說法,全球化是雙贏,打貿易戰是雙輸,我認為這是西方經濟學製造的一個幻想。實際上在開放競爭的情況下,從科學技術傳播的角度講,不同地區的人福利都有改善,這沒有問題,但是改善的程度不一樣。所以全球化競爭的結果一定是大國興衰,就是說老的霸主國家可能衰落了,新的挑戰者會起來。這跟第一次的工業革命德國挑戰英國,第二次工業革命美國挑戰英國和德國,現在中國又挑戰美國、歐洲和日本,道理是一樣的。

但是中國這個民族說白了,是一個防禦性民族,不是進攻性、擴張性民族。擴張性的民族有兩種,一種是游牧民族,因為他要放羊,一個地方草吃完了就得跑到別的地方去,所以它是擴張性,包括以前我們熟悉的匈奴、蒙古族,都是這樣。還有一種是海盜民族,包括希臘海盜、北歐海盜,海盜民族是全世界擴張。中國不是海盜民族,所以中國打貿易戰的話一定是被動的防禦。

海盜民族是全世界擴張,中國打貿易戰屬於被動防禦

至於貿易戰是小打,中打還是大打,取決於誰?不是取決於中國而是美國。

小打就是跟以前一樣打打停停,用打貿易戰的姿態來壓迫中國讓步。別的讓步我不擔心,我擔心的是中國如果在美國的壓力下,過早過快地開放金融,而中國自己的金融現在還缺乏競爭力,因為以前保護過度,所以中國金融行業沒有幾個像華為、中興、聯想這樣有競爭力的產業集團,會吃一頓苦頭。

我認為,中國如果開放金融的話,應該像當年開放深圳特區一樣。先開一個門,給大家練練兵,如果能打,就開大一點,不能打,門就開小一點。中國最大的風險,不是怕貿易戰大打,而是怕貿易戰小打。然後對西方抱有幻想,以為中國開放金融就可以滿足美國的要求,我認為這是不切實際的。美國人永遠是得寸進尺,不會滿足於這一點讓步的。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