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祖康:百年努力 終夠資格成為美國對手

2018年04月09日     5,876     檢舉

美關係經歷前所未有的逆風之際,中國戰略界的密集關注不言而喻。

《大參考》獨家推出多位著名戰略學者在太平洋證券第三界「一帶一路」內部論壇上的最新判斷,久經外交談判戰場的知名外交官、聯合國前副秘書長沙祖康,針對眾人分析,再次進行精闢點評。

百年努力 得到堪稱對手的位置

沙祖康。

當前國際形勢主要為兩個字,亂和變,不可預知性成為國際話題的標配。但沙祖康認為,當前形勢大好,所謂「亂了敵人,鍛鍊自己」,只有亂才有機會,一成不變沒有希望。對中華民族來講,這是大好良機,關鍵是如何將其處理好。

美國將中國視為對手,從competitor升級、中俄同為rival power後,中國各界極其重視。

英文關於對手的描述有competitor,rival,adversary,enemy,等等。rival不等於enemy(敵人),也不是adversary(敵手),但在中文理解中,對手含有這兩個詞的部分含義。「所以,當我聽到美國認為中國是rival的時候,特別高興。為什麼?這是中華民族近百年來努力的結果,終於得到堪稱為對手的位置」。

新中國成立後,經過改革開放40年,經濟、政治、軍事和文化傳播提升了中國地位,今天才終於夠資格,成為美國的對手。而且,美方將中國排在俄羅斯之前,作為第一對手,其危機感和焦慮感讓我們有理由感到自豪。

與利益相比 國家的尊嚴更重要

沙祖康認為,中國被美國列為對手,一方面,這無疑是對中國取得空前成就和成績的證明;另一方面,中方也要實事求是地看到挑戰、困難和不足。

很明顯,將中國列為對手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行動一刻都未遲疑,中美摩擦、競爭隨即而來。沙祖康回憶,建國以後中國打的所有戰爭,無一例外,都是在外界條件十分不利的情況下進行決策的。他判斷,「美國那批人改變不了中美存在共同利益的現實,徹底搞垮中國無疑是做不到的。中方有足夠信心和能力來對付。雖然我們會有損失和困難,但是美國的損失和困難不僅永遠存在,最後反而會比我們還大」。

最擔心台灣問題 或可立法應對

2017年7月,西方媒體報道,美國政府「暗中」準備對中國出招。

美國國會通過「台灣旅行法」(美國總統特朗普3月16日簽署國會通過的「台灣旅行法」,為恢復華盛頓與台灣當局之間的官方接觸開「綠燈」。),在台灣問題上欲掌握主動,對此,我們需要看清,這是幾十年來美國的一貫做法,即通過國內法實施長臂管轄。其實,在伊朗和朝鮮等很多問題上,美國都是這樣做的,例如「銀和號事件」也是如此。那麼,中方不妨效仿美國立法的方式。

「我們可以設想,中國從遵循《反分裂國家法》的精神和一貫立場出發,我們也可以立法嘛!」沙祖康認為,中國可以出台一份法律,規定:凡是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外交關係國家的高級官員訪問台灣、從事官方交往活動,就可以將他們列入名單,明確規定該官員及其家屬不得訪問中國大陸。這本來就是中國官方一貫的嚴正立場。

成為對手 五大戰術分析

成為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的對手,並不意味著天下大亂,「中方應在戰略上藐視對手,但戰術上依然要重視他們」,針對多位戰略學者的具體分體,沙祖康歸納五點戰術分析。

首先,關於非常規變量問題。對於如何看待特朗普,贊同楊毅將軍的分析,要把現象和本質區別、風格和實質區分。如果說特朗普是特殊的,但他之前的總統又何嘗不是:里根是一個演員,小布希上台就咄咄逼人,歐巴馬以黑人身份當選。因此,非常規的事情經常在美國發生。

第二,關於意識形態。美國人從來都講意識形態,但都是把意識形態作為工具利用。出於手段的需要,美國人嘴上確實高喊民主、人權、法制,但這些都是假的,美國從來對自己是一個標準;對盟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對其他國家則是另一個樣,例如對戰略對手就是「高懸霸主鞭」。總之,最終要為美國利益服務。

第三,關於挑戰和機遇。我們的機遇遠大於挑戰。過去,因為完全忙於工作,沒有時間看很多反映國家發展的電視紀錄片,但現在有了時間,屁股一坐,可以整晚看到天亮,如《東方》,《長征》等等。國家走到今天,道路不易。當前機會難得,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絕對是有希望的,儘管問題很多,但機會很大。

眾多知名戰略學者齊聚第三界太平洋證券「一帶一路」內部論壇。

第四,關於策略的選擇。目前輿論多元化,這完全可以理解,但對外宣講不可沒有根據、沒有紀律。如各方輿論對「一帶一路」的宣傳非常多。實際上,「一帶一路」就是一個倡議、一個提供公共產品的平台,官方文件從未有任何一份將之稱為戰略,但外界仍有不少學者將之描述為中國的一大戰略。

我們一定要十分注意策略,將之提高到生死存亡的高度,講究紀律性。對外宣講既要做好溝通,又不可亂講。當然,美國人要有寬闊胸懷,不應將「一帶一路」看成中國的戰略陰謀。

第五,關於守拙問題。任何時候都不要忘記實事求是。我們不應為是繼續韜光養晦、還是奮發有為而爭論不休,這種爭論一百年也不會吵出結果來。只有實事求是才能永遠站得住腳,我們應該堅持有所為,有所不為,必須根據自己的能力,以及國際形勢和條件來選擇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沙祖康:知名外交官,中國裁軍大使、聯合國前副秘書長。)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環球新聞立場。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來源:鳳凰大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