肢解亞馬遜 拆分谷歌 !! 特朗普鐵了心要辦這事兒 ~~

2018年04月09日     6,681     檢舉

依靠自由競爭發家,繼而不斷發展壯大,繼而獲得市場壟斷地位,繼而以壟斷成為他人自由競爭的障礙,繼而讓總統都看不下去,繼而被採取措施,這在美國並不是什麼新鮮的事。

  100多年前,洛克菲勒的標準石油公司正是因此被分拆。IBM、微軟、英特爾……也都因此挨過收拾或折騰。

 

  

。肢解亞馬遜

  亞馬遜創始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最近有點煩。

  因為他被一個人死死盯上了,而且這個人是美國總統,而且這個美國總統是特愛搞事兒的特朗普。

  3月26日至今,亞馬遜的股價已從1570多美元跌到最低1350美元左右,市值則從7500多億美元縮水到6800多億美元。引爆市場憂慮情緒的直接導火線是,特朗普在此期間連發4條推文,點名道姓地對亞馬遜公開發難。

  特朗普對亞馬遜的不滿由來已久。

  2015年末,剛剛被認為有可能獲得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時,特朗普就在推特點名批評過亞馬遜,此後更在競選中公開放話:

  「相信我,如果我當選了美國總統,他們(亞馬遜)就會有麻煩了。」

  特朗普對亞馬遜的核心指責是:破壞市場規則,讓眾多向政府納稅的零售商關門停業,大大減少政府稅收並讓很多人因此失業;把公共的美國郵政系統當自家快遞使用,讓美國納稅人為其「墊背」數十億美元,而亞馬遜自己的納稅微乎其微。

  亞馬遜當然並不認同這些指責。在特朗普只是有望成為總統候選人提名時,貝佐斯還曾公開發文怒懟,要通過自己創建的航天公司「藍色起源」把特朗普「送上太空」,讓他離美國政治越遠越好。當時的華爾街也對特朗普的話只是呵呵而已。

  但如今密集對亞馬遜開炮的特朗普,身份不一樣,說話份量也不一樣了。

  而且,他還不只是嘴上噴幾句而已。

  媒體消息顯示,特朗普一直在斷斷續續地跟有關專家討論,是不是可以通過一些法令來制裁亞馬遜,比如利用反壟斷法分拆亞馬遜,降低其在線零售的市場份額,同時,他也提出了改變亞馬遜稅收待遇的想法。

  曾與特朗普討論過這些問題的人則強調:「他滿腦子想的都是亞馬遜。」

  「這真的不是一個公平競爭的環境!」特朗普在4月2日的推文中寫到,並用感嘆號結尾。言語中透著「老子非要辦你不可」的決心。

  有特朗普撐腰,被傷害的傳統零售商們自然不會閑著。沃爾瑪前首席執行官西蒙(BillSimon)就第一時間站出來向亞馬遜開火,稱亞馬遜用不公平的手段損害了傳統零售業,呼籲美國國會對亞馬遜進行分拆、「肢解」。

 

。不只是亞馬遜

  特朗普死磕亞馬遜的背後,美國社會對矽谷巨頭的質疑和憂慮正與日俱增。

  蘋果、谷歌、亞馬遜、Facebook市值暴漲,業務無邊際擴張,公司及主要股東紛紛富可敵國,從政黨到民間,分拆它們的呼聲也是絡繹不絕。

  人們憂慮的核心理由是,網際網路科技已如同過去的石油、交通、通訊、金融一樣,成為人們生活與產業經濟的基礎設施,並對社會趨勢包括政治產生著深刻影響。而且,網際網路科技的聚集和擴展能力都大大高過傳統產業,也更容易催生巨頭寡佔市場的格局,進而給整個社會帶來堪比傳統寡頭壟斷市場更大的傷害。

  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和社會觀察家因此認為,需要有一隻有形的手伸出來,阻止科技巨頭的強勢擴張,以防止經濟資源和社會財富過度向少數人集中,進而形成寡頭壟斷,破壞機會平等,阻礙中小創企業的自由發展,並加劇社會懸殊。

  巨頭們的市場表現也給了人們擔憂未來以足夠理由。有關數據顯示,谷歌、亞馬遜和Facebook三大巨頭的用戶集中度,遠遠超過前三大線下實體巨頭,而前十大網際網路經濟公司的集中度,則是前十大線下實體公司的10倍還多。

  在很多領域,科技巨頭對市場的獨霸,已讓其他業者的機會微乎其微。

  比如,谷歌一家佔據了美國搜索廣告市場約77%的營收;谷歌和Facebook共同控制了移動廣告市場約56%的份額;亞馬遜一家佔據了美國電子書銷量70%和美國電子商務市場30%的市場份額。

  與此同時,擁有強勢資源和巨大資本的巨頭們,還不斷通過併購攻城掠地,在強化核心業務優勢的同時,加速壓制相關領域創新創業的空間和機會。

  而且,這些積聚和擴張威力比傳統巨頭大得多的科技巨頭們,並沒有像他們宣揚的那樣創造更多的就業,增加更多的稅收,讓社會更加和諧美好。

  一個顯著的特徵是,科技巨頭聘用的人員大多少於傳統實體經濟巨頭,但其在資本市場以及國民經濟中的佔比卻高於傳統實體巨頭。

  這樣的局面催生的結果就是,科技巨頭公司越來越無所不能,新興創業公司成功率和天花板越來越低,財富越來越向少數人集中,貧富懸殊加劇,越來越多的企業也都被巨頭們「殖民」,並因此喪失自由競爭的權利。

  曾經的創業者如今成了壟斷者,後來的創業者越來越難有創業的機會;曾經依靠自由競爭實現夢想的人,如今成了別人依靠自由競爭實現夢想的障礙……

  同樣讓人擔憂的還包括,相比傳統經濟巨頭,網際網路科技巨頭對社會意識形態包括對政治的影響和滲透也更為直接與廣泛。與之有關的典型爭議包括,網際網路對美國總統大選的影響。只不過,在這一局裡,特朗普是受益者。

。標準石油的新生?

  在對科技巨頭的壟斷質疑和反制中,谷歌是比亞馬遜更典型的代表。

  Paypal的創始人之一PeterThiel就曾是分拆谷歌的主要支持者,這位身價接近30億美元的富豪,曾多次捐助對谷歌發起壟斷調查的機構和人士,同時也是唯一在大選中支持特朗普的矽谷大佬。

  至今,他依然在為分拆谷歌不懈奮鬥。

  在歐洲,谷歌則已經為此付出比較大的代價。

  2017年6月,歐盟向谷歌開出了24.2億歐元的反壟斷罰金,並暗示未來將加大力度調查谷歌。最近,歐盟反壟斷專員就再次警告谷歌——歐盟「嚴重懷疑」谷歌的主導地位,不排除將來要求分拆谷歌的可能性。

  但在當下,無論特朗普想要分拆亞馬遜,還是其他指望以反壟斷法令來分拆科技巨頭的力量,在實際行動上,都面臨諸多困難。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現行反壟斷法令圍繞傳統經濟格局制定,很難對科技主導的世界做出壟斷的認定。

  即便有人支招,實在不行,就專門針對這類公司來修改法令;即便真的會修改法令,而且修改被通過,等到執行,也需要漫長的過程。

  但隨著特朗普的戰鬥升級,科技巨頭們多多少少都要增加一份對未來的警惕了。

  依靠自由競爭發家,繼而不斷發展壯大,繼而獲得市場壟斷地位,繼而以壟斷成為他人自由競爭的障礙,繼而讓總統看不下去,繼而被採取措施,這在美國並不是什麼新鮮的事。100多年前,洛克菲勒的標準石油公司正是因此被分拆。IBM、微軟、英特爾……也都因此挨過收拾或折騰。

  用政府的手破除因市場競爭而產生的壟斷,通俗一點說就是,在市場玩到依靠市場規則只能是大玩家一直通吃的時候,適當的用行政力量洗洗牌,重新給更多人參與競爭的空間和機會,這也被認為是美國能夠保持創新活力的一個原因。

  據說,當年庭審標準石油公司違法壟斷時,法院曾在審判之前提問被告人洛克菲勒:你還有什麼話說嗎?當時已通過殘酷競爭手段,擠出幾乎所有看得見的競爭者,進而掌握全美84%石油提煉和90%石油運輸的洛克菲勒回答:

  「我進入石油行業時,整個行業一片混亂。我建立了行業秩序,將低效率的二流市場變得規範。我之所以採取這樣的方式,是因為別無它選。當我把燈光帶給每家每戶時,沒有人抱怨。當我的出口業務,創造了成千上萬個工作機會或者賺到數百萬美元時,也沒有人抱怨。石油是這個國家的命脈,你說我的做法是壟斷,但我叫它開創力。現在,請你告訴我,我為什麼要受到審判。」

  後來,有人對洛克菲勒的提問作了回答,大意是:你可以通過自由競爭去獲得成功,但你不能成為別人通過自由競爭獲得成功的障礙。

  在統一石油行業秩序的過程中,洛克菲勒留下過一句名言:「當紅色的薔薇含苞待放時,唯有剪去四周的枝葉,才能在日後一枝獨秀,綻放成艷麗的花朵。」

  唯有,剪去,四周的枝葉,一枝獨秀。這些個關鍵小詞兒,用來總結網際網路科技巨頭的今日,也算是比較貼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