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為何自信能打贏貿易戰?已奪占戰略制高點

2018年04月08日     11,502     檢舉

美國《紐約時報》網站4月5日發表史蒂文·李·邁爾斯的文章《為什麼中國自信能在貿易戰中打敗特朗普》稱,中國領導人聽上去對打贏與特朗普總統的貿易戰極為自信。

中國占據戰略制高點

報道稱,中國國家媒體把特朗普描繪成要破壞全球貿易體系的魯莽惡霸,把中國政府描述成自由貿易的公平捍衛者。中國領導人則利用兩國的僵持強調共產黨的觀點:美國決心阻止中國崛起,但美國已經做不到了;中國已經太強,中國經濟已經太大。

報道認為,中國政府對經濟的掌控權也大得多,因此可以命令銀行支持受關稅影響的行業,從而保護民眾免受裁員或工廠關門的影響。

設在北京的研究公司龍洲經訊的董事總經理阿瑟·克羅伯說,他感覺,對於這些關稅可能給中國造成的麻煩,「華盛頓存在誇大的看法」。

他估計,往最嚴重了說,美國的行動可能把中國的經濟增長砍掉0.1個百分點。

報道稱,在全球範圍,中國的戰略一直是孤立美國,使美國與其歐亞盟友發生分歧。

報道認為,中國在很大程度上成功占據了世界舞台的道德高地,把中國刻畫成從全球貿易到氣候變化等國際協議的清醒管理者,而特朗普卻急於擺脫這些協議。

另據美國《紐約時報》網站4月5日報道,對於美中貿易摩擦,康奈爾大學經濟學家埃斯瓦爾·普拉薩德說:「中國擁有的非常重要的工具之一就是,有能力讓大量美國企業日子不好過。他們擁有所有這些非常規武器。」

報道稱,多年來,美國政治家們擔憂中國作為美國最大債權國的角色。在過去20年間,中國積累了巨額的美國國債。

如果中國突然拋售美國國債,或者甚至是釋放信號,表明未來將減少購買美元資產,那麼這將很可能導致美國利率長期上調,至少暫時如此。而這將會導致美國承受一些痛苦,因為借貸成本將上漲——不論是對於聯邦政府而言,還是對於個人購房者而言。

普拉薩德說:「即使採取實質性行動的威脅不那麼可信,可是中國有一些手段,可以擾亂美國債券市場。」

瞄準美國政治「壓痛點」

香港《南華早報》網站4月5日報道稱,北京的新關稅在11月份的美國國會選舉前擊中了特朗普總統政治基礎的痛處,從而對他施加了更大壓力。

報道認為,中國最新舉措的影響也可能會蓋過共和黨發出的信息,即他們的減稅措施正帶來繁榮,該黨希望依靠這一點在參眾兩院保住多數席位。

曾為前眾議院議長約翰·博納工作、現任漢密爾頓策略公司董事總經理的麥可·斯蒂爾說:「如果關稅和貿易戰抹去了稅收改革所帶來的積極經濟影響,那麼這是一個大大的問題。」

另據德國《法蘭克福評論報》4月5日報道,唐納德·特朗普還從未懼怕過他的政治對手,但俄亥俄州、愛荷華州、密蘇里州或印第安納州的豆農可能會有不同的看法。他們根本不在乎幾個月來讓特朗普惱怒的貿易逆差。但現在他們不得不擔心自己的生存,因為作為他們最大客戶的中國將對他們的產品實施25%的懲罰性關稅。

到今年秋天前,中國可能會放棄「美國製造」的大豆。但是特朗普的共和黨正面臨11月舉行的棘手的國會中期選舉。現在他們恰恰遇到他們的核心選民的不滿,甚至拒絕投票的威脅。

報道稱,在不斷升級的貿易爭端中,中國人手裡握有一隻強有力的槓桿,顯然他們比那位自稱的「交易者」更能主宰這場比賽。

英國《經濟學人》周刊網站4月7日報道稱,中國4月4日公布的徵稅清單瞄準了美國民主的「壓痛點」,包括飛機和大豆這些有強大遊說勢力的行業,以及政治敏感州的產品。威斯康星州是眾議院議長保羅·瑞安的家鄉,在美國蔓越莓出口商中占很大比例。參議院共和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代表美國波旁威士忌之鄉肯塔基州。這兩樣產品都在中國的500億美元徵稅清單上。

報道認為,此類辦法以前發揮過作用。2003年,當歐盟威脅對柑橘等美國產品加征關稅以報復小布希政府對歐洲鋼材徵稅,小布希屈服了,因為關鍵的搖擺州佛羅里達有眾多的柑橘種植園主。特朗普的聲明並不顯示他打算講和,但他似乎也沒有意識到失敗的風險。

貿易戰背後是技術戰

另據法國《世界報》4月6日報道,法國巴黎第一大學教授、貿易問題專家利昂內爾·豐塔涅認為,這一次美國加征關稅,事情的本質是不同的。與貿易戰相比,這是一場已經開始的技術戰。特朗普在此關注的是美國經濟的另外一部分:創新。

他的顧問們擔心美國被中國趕上。他們害怕北京在其「中國製造2025」產業政策計劃中所描繪的前景,它有可能促成歷史學家們所說的世界經濟體的轉變:會涉及接力轉變,昨日的英國和美國之間,可能變成明日的美國和中國之間。

香港《亞洲時報》網站4月4日報道稱,美國瞄準了價值500億美元的中國智慧財產權密集型產品,這個徵稅清單凸顯了北京調整經濟結構行動的一個關鍵要素。

按照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官員的話說,清單指明「得益於中國工業政策——包括『中國製造2025』」的產品。投資銀行法國外貿銀行4日發表的研究稱,這些關稅針對的商品有三分之二以上在「中國製造2025」戰略里,這項戰略概述了中國如何打算投資於戰略性的技術領域而向全球價值鏈高端攀登。中國要在半導體製造和人工智慧等行業占據領先地位的計劃是北京領導人勾勒的願景核心。

所以法國外貿銀行的報告寫道,北京打算實施有力的攻擊,哪怕可能在國內造成附帶損害。「這裡涉及的利害關係太大,即中國攀登技術階梯時與美國競爭的能力。」北京顯然寧願採取可能使國內也受到影響的強硬報復措施。法國外貿銀行的分析顯示,鑒於涉及這麼大的利害關係,北京可能寧願冒險承受短期疼痛並考驗特朗普的決心。